日本“军神”被枪杀了1000多次,没有发生意外,最后被河水击毙。

在影视作品和历史照片中,我们经常看到日本坦克,给人一种渺小、沉闷和丑陋的感觉。轻型坦克看起来像只有一个人(实际上是两个),感觉像幼儿园的孩子进入玩具模型。

它不仅小,而且设计也很差。轻型坦克根本没有枪,只能携带机关枪。

最致命的是钢板(很抱歉,钢板)很薄,欧洲和美国最低的反坦克炮可以摧毁日本军队的任何轻型中型坦克。

(图:被戏称为“豆战车”的日本94轻型坦克)但是,在中国战场上,日军坦克就牛哄哄起来,连“豆战车”都能所向披靡,就是欺负中国一穷二白,军队装备太差。(照片:日本94辆轻型坦克,绰号“豆茎”)然而,在中国战场上,日本坦克变得如此嘈杂,甚至连“豆茎”也可以战无不胜,也就是说,他们把中国逼入贫困,军队装备也很差。

当时,中国军队,除了少数配备常规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步枪的“德国决斗”和其他杂种兵,只能依靠携带爆炸袋和手榴弹包的士兵冒着生命危险炸坦克。

因此,日本坦克部队自然“涌现出大量英雄”。例如,日本报纸称之为“军之神”的西方人小次郎是一名坦克士兵。

日本人也有一套精致的“创造神”的方法,从他们的起源开始。

小次郎生活在西方,出生在日本古武士城熊本县的一个老武士家。他的祖父作为最后一代武士参加了日本西南战争,而他的父亲作为大日本帝国的第一代“皇军”参加了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和日俄战争。有了这样的家庭背景,很容易生活在西方小次郎的“造神”中。

其次,他住在小次郎,就读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毕业后作为战车军官参加了侵略中国的战争。

1937年松湖战役期间,住在西部的小次郎担任第二战车联队的中尉军官。他驾着战车在战场上东拼西凑。非常令人敬畏。

西方人驾驶着一辆日本89坦克,吹嘘自己是通往外界的“中型坦克”。事实上,按照欧洲的标准,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的水平,它落后了20年,是一个典型的“薄皮大馅包子”。

(照片:89型坦克生活在西边的小岛上)但是,由于中国军队普遍缺乏反坦克武器,这种坦克甚至可以像无人之地一样横冲直撞。

当然,中国军队会向它射击,但是步枪和机枪无法穿透子弹,它们只能使坦克的外部变成铁坑。

就像许多戏剧化英雄的故事情节一样,一个人必须在小次郎的一生中遇到高尚的人。

一天,日本皇室高级官员鸠山由纪夫来到前线。小次郎战车的“凹坑”外观令他震惊。他忍不住停下来问自己是否在小次郎被枪击过多次。西小次郎假装不在乎这个“大胆的手势”,漫不经心地说:“他身上大约有1300颗子弹。中国军队帮不了我!”(照片:中间是鸠山由纪夫,左边是石黑浩松井)朝日宫的鸠山由纪夫国王被他古代战士的语气所打动,并一再称赞:“哦,军神!经历过多次战争的著名古代战士也是如此!”作为裕仁天皇的亲叔叔,鸠山由纪夫的话几乎仅次于圣旨。结果,住在小次郎西部的记者被军方记者广泛报道为“军神”,大火突然蔓延到日本各地。

然而,要成为日本的“上帝”并不容易,一个人必须承受殉难和皇帝最“完美”的结局。很快,这种结局降临到了西次郎身上。

1938年徐州会战爆发时,住在西部的小次郎被任命为冲到前线的“侦察兵”。正是“侦察车”需要冒着第一次与敌人相遇甚至被敌人包围的风险。

一天,小次郎的一辆坦克被一条河堵住了。他不得不跳下坦克,来到河边找个地方过河。

出乎意料的是,正当他东张西望的时候,河对岸的一名中国士兵发现了他,并朝他开了一枪!这张照片是从西部居民小次郎的右大腿上拍摄的,刺穿了他裤兜里的怀表,进入了左大腿内侧动脉。这是一场灾难。“军事精神”正在大量流血。

太多厨师,一个住在小次郎的战友,把他抓进一辆战车,赶到医院。然而,他在24岁时死于次郎的大出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