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影视公司的首次公开发行被封杀。资本衰退将如何影响电影和电视行业?

最近,关于新股发行终止、a股公司并购和新三板退市的消息蜂拥而至。事实上,新三板的低流动性和融资困难一直受到批评,迫使一些业绩和增长更好的公司寻找另一条出路。

然而,新股发行和M&A审计的收紧给新三板公司的资本升级增加了不确定性。

随着对影视行业资本投资热情的减弱,新三板影视公司将更难筹集资金。

新三板影视公司2017年演出:冰与火暮光之城。虽然新三板市场以“小而美”而闻名,但它聚集了许多著名的影视公司,如马华娱乐公司、唐代影视公司、仲夏星空。

2017年,这些公司挖掘出优秀的知识产权,制作了许多优秀的影视作品,取得了辉煌的成绩。

马华娱乐是新三板影视公司的“利润之王”。得益于去年国庆节上映的电影《惭愧铁拳》,该公司净利润达到3.9亿英镑,同比增长442%。

同时,公司业绩和衍生业务收入保持增长。

此外,该公司还增加了经纪收入。

嘉兴传媒紧随其后,净利润为1.93亿元。这个结果是由“戏剧制作”和“明星制作”驱动的。其内容与经纪人借东风的“嘉兴模式”密不可分。

去年,嘉兴传媒共推出7个影视剧项目,包括《美丽的李慧珍》,影视发行收入达到2.37亿元,同比增长51.48%,公司艺术家经纪业务收入也达到2.25亿元。

唐朝电视台2017年也实现净利润1.68亿元,同比增长41.26%。这主要是由于网络电视剧《无脑法师2》和《三国机密》的相关销售收入。

德丰影业也赚了很多钱,净利润增长456.58%,达到6097.5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代尔夫特影业连续第二年实现四倍以上的利润增长。

“3+1”商业模式得到艺术家代理人的有效补充,是演出大幅增加的原因,主要由电视剧、电影和大型文化活动组成。

亏损四年的海润影业去年也因《让天竺变大》等电影的发行而盈利,净利润为53万元。

虽然合力辰光实现净利润1.23亿元,但同比下降18%。影视营销业务的急剧下降是公司当年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

去年,不少新三板影视公司亏损。集美电影、中广影视、高峰电影和新电影制片厂都处于亏损状态。其中,集美电影亏损5.41亿元,新电影制片厂亏损3222.3万元,均高于2016年的亏损。

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大和条件的提高,新三板企业的首次公开发行遇到了重重阻力。新的第三板曾被誉为“中国版的纳斯达克”。它的推出使中小企业看到了资本运营的希望,吸引了许多中小企业纷纷申请上市。

但是,新三板存在流动性差、融资难、企业估值低等问题,使得其交易几乎冻结,无法带来资本红利。

上市成本高,没有利润可赚,所以新三板公司不得不另寻出路。

对于高质量的公司来说,首次公开募股是首选。

与新三板公司相比,首次公开发行公司市盈率相对稳定,融资方便,融资方式多样化,财富和品牌效益更好。

2017年,马华富纳、合力辰光等公司相继提交上市申请。

然而,2018年后,首次公开募股的方向发生了变化:首先,中国证监会明确表示“三年内首次公开募股不会借壳重组”,随后发布了“将融资门槛提高至5000万元和8000万元”的窗口指引。

在更严格监管和可能更高条件的双重压力下,一些此前计划上市的新三板公司不得不放弃首次公开募股,留在新三板市场发展。

3月26日,马华游乐场宣布了终止首次公开募股的计划。

随后,4月3日,合力辰光也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退市申请文件,并决定终止首次公开募股。

马华娱乐终止首次公开募股的原因是“提议的股权结构调整”。

然而,《21世纪经济先驱报》表示,马华funage终止上市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监管机构的压力,而不是自愿的。股权结构调整后,可以选择在香港上市。

霍利·辰光终止申请的原因是为了“调整上市计划”。

据投资者报道,合力辰光执行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翁志超透露,该公司将于2019年上市,未来不排除与英美烟草的合作。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0日,42家新三板公司已终止首次公开募股(IPO)审查,这意味着新三板市场面临的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

虽然“新三板+H股”模式不久前正式生效,但新三板公司可以申请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并在海外发行股票,而无需退市。然而,由于香港股票上市的高要求和高成本,目前这只是少数企业可以玩的“游戏”。

除名数量激增,上市数量减少,新三板的吸引力下降。自2016年底以来,新三板企业的退市数量开始增加。

2017年,694家上市公司被除名,比2016年增加11倍。

而2018年仅一季度就有296家企业主动申请摘牌。仅在2018年第一季度,就有296家企业自愿申请除名。

除了为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合并做准备之外,从新三板退市的许多原因都是由于公司的战略调整,但更多的原因是融资困难和业绩大幅波动,迫使他们离开公司。

自去年以来,已有10多家影视公司正式宣布或完成了从新三大板块的退市,其中包括姚科传媒、乐华文化、嘉兴传媒等知名公司。

姚科媒体在2015年12月上市了新的第三板。此后,该公司又发行了750万股股票,筹集了1.46亿元人民币。

然而,去年4月,该公司以“满足业务发展需要”为由,终止了在新三板的上市。

10月,姚科媒体宣布完成数亿美元的融资,但下一步资本流动尚未披露。

乐华文化在2015年9月上市后,a股上市公司曾两次试图收购其100%的股权,但重组失败。

从那以后,有单独首次公开募股意向的乐华文化(Lehua Culture)的估值被下调,再加上国家政策的逐步收紧,最终a股市场被切断。

今年3月,公司决定终止上市,也是为了满足公司的业务发展需求和长期战略发展计划。

5月7日,嘉兴媒体也发布公告,终止公司股票在新三板上市。

终止的原因是“考虑到当前融资周期长、信息披露成本高,为了进一步提高公司的决策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加快融资步伐、扩大运营。

“去年,该公司董事会秘书在接受采访时说,今年的首次公开募股是主要考虑因素之一。

这次旅行最终是否会成行还不确定。

虽然退市数量有所增加,但新三板的影视公司数量也大幅下降。

据统计,2017年有23家影视公司在新三板上市,比2016年的66家下降了2/3,上市公司的含金量也不太好,这都反映出新三板对影视公司的吸引力正在下降。

资本潮消退,影视产业恢复理性发展。经过几年的“唱反调”发展,影视产业从去年开始逐渐回归理性。该行业的“泡沫”一直在被挤出。首都狂欢节正在慢慢消退。海滩上不时可以看到“裸泳者”。

对新三板影视公司来说,首次公开募股审查收紧,并购收紧,成长性好的公司目前很难换板或被收购。然而,许多小型影视公司并不具备核心竞争力,投资者并不青睐留在新三板,这让他们非常尴尬。

一些跨国并购也尝到了绩效赌博的苦果。

2015年,黄石集团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1.23亿美元现金购买了版权运营公司史圣太阳100%的股份。当时,双方也打了一个性能赌。

出人意料的是,由于影视版权购买方式的改变,史圣日出没有完成赌博协议,面临巨额赔偿。

日前,黄石集团宣布计划以8.1亿元公开转让其在史圣太阳100%的股份。

资本是影视行业的“双刃剑”。一方面,它为影视制作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促进了影视制作水平的提高。同时,它的营利性质也加剧了影视市场的浮躁和泡沫,破坏了影视作品的质量。

相反,资本的退潮可能会影响影视市场的边界,导致市场规模维持现状甚至萎缩。然而,从长远来看,挤出资本泡沫有利于影视产业的发展。它可以让行业进入一个冷却期,回到以内容为基础打造精品影视作品的初始阶段,最终让影视行业进入“内容为王”的良性发展阶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