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没有经济学学位,鲍威尔为什么挤出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

当地时间11月2日,特朗普正式提名现任美联储理事杰罗米•鲍威尔(JeromePowell)为美联储下一任主席,珍内特•耶伦成为过去半个世纪以来首位未能实现连任的美联储主席。当地时间11月2日,特朗普正式提名现任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JeromePowell)为美联储下一任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成为过去半个世纪中首位未能连任的美联储主席。

鲍威尔是谁?与伯南克、耶伦和费希尔不同,他们在金融决策机构拥有无可挑剔的学术背景和职业历史,鲍威尔似乎有点不为人知。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我看来,鲍威尔可能是特朗普时代最合适的美联储主席候选人。

根据维基百科,鲍威尔1953年出生于华盛顿,1975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主修政治学,1979年毕业于乔治敦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

20世纪80年代,鲍威尔在纽约一家老牌投资银行DillonRead工作了很长时间,最终担任该行高级副总裁。

1990年,狄龙里德董事长尼古拉斯·布雷迪(Nicholas Brady)被老布什总统任命为财政部长。鲍威尔与布雷迪一起加入美国财政部,并在1990年至1993年期间担任助理国务卿。

布雷迪在上世纪90年代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很出名。他敦促通过美国政府担保的债券重组墨西哥、巴西和其他拉美国家的政府债务,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拉美债务危机。历史称之为“布雷迪计划”或“布雷迪债券”。

鲍威尔不仅参与了计划的全过程,还在财政部主管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政策和债券市场,积累了政府部门决策的丰富经验。

布什总统连任失败后,鲍威尔离开了财政部。

经过短暂的职业调整后,他于1997年加入私募股权公司卡莱尔(Carlisle),并成为合伙人已有很长一段时间。

从2010年到2012年,鲍威尔是华盛顿智库两党政策中心的访问学者,年薪1美元。他对美国债务上限和美国债务违约风险的看法引起了美国高级官员的注意。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提名鲍威尔为美联储理事,并于2014年再次当选。

总体而言,鲍威尔的学术背景不如天才经济学家伯南克和耶伦,他也是美联储第一位没有经济学学位的主席。然而,他作为金融机构高管、财政部高级官员和智库学者的丰富工作经验也是他得到市场认可的资本。

可以预见,他将充分协调特朗普总统、华尔街金融机构和智库学者的意见。

同时,他担任美联储理事多年,现任美国财政部长努钦是他的推荐人。因此,他不仅可以保持美联储政策的连续性,还可以与财政部密切合作,推动特朗普的金融监管、减税、基础设施投资等改革计划。

因此,鲍威尔被市场视为“黑马”,但他仍然是美联储下一任主席的合适人选。

或许鲍威尔离任后一定会成为另一位伟大的“主席”。

看看鲍威尔的三大政策主张和前景,我们可以从他的一些演讲中看出,我们也可以大致预见鲍威尔时代美联储的政策趋势。

首先,鲍威尔支持美联储逐步提高利率和缩小规模的货币政策。

鲍威尔今年6月在纽约经济俱乐部(New York Economic Club)的演讲中表示,美国经济的失业率低于危机前水平,尤其有必要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国目前的通胀率不到2%,但正在逐渐接近2%。同时,他承认目前美国经济增长率较低,这与特朗普加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观点一致。

为此,他认为美联储目前收紧货币政策以加息和降息的过程将会继续,他预计联邦基金利率到2019年底将升至3%。

同时,他认为美联储还有许多其他政策工具,市场不应该过多关注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化。

此外,从美联储刚刚发布的利率会议来看,尽管联邦基金利率保持不变,但该决议认为,美国经济活动已经实现了“稳健增长”,而不是此前的“适度增长”。这表明美联储对美国经济前景相对乐观,市场预计美联储12月份再次加息的可能性将大幅增加。

在这种经济环境下,鲍威尔时代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可能会加快。

其次,美联储政策对新兴市场的溢出效应基本可控,但企业债务风险不容忽视。

从历史经验来看,每次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都会给新兴经济体带来巨大压力,甚至成为许多金融危机的直接导火索。

但是鲍威尔认为,在过去几十年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基本面和宏观调控政策框架都有了很大改善,当前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对新兴市场的挑战是可控的,国际资本流动基本符合各国经济基本面,目前新兴金融市场的反应是良性的。

然而,鲍威尔也承认,新兴市场最大的风险来自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风险。例如,2017年第一季度,新兴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达到27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0%以上,特别是中国企业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70%。

最后,放松金融监管将是大势所趋。

鲍威尔认为,美联储金融监管改革的方向将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简化和修改对中小银行的监管,在压力测试中为中小银行设定较低的标准,并制定适合社区银行的资本监管框架。

第二是重新评估沃尔克规则的有效性。

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沃尔克规则对银行机构的自营交易施加了严格限制。

鲍威尔认为,美联储应该与美国财政部、证券期货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合作,评估沃尔克规则的有效性。

在不违反政策目标的前提下,消除、放松或完善监管规则。

三是提高压力测试和综合资本分析评价的透明度,披露相关测试模型和细节。

第四,适当提高金融机构的补充杠杆率。

一是简化和修改对中小银行的监管。在压力测试方面,将为中小银行设定较低的标准,并制定适合社区银行的资本监管框架。

第二是重新评估沃尔克规则的有效性。

金融危机后实施的沃尔克规则对银行机构的自营交易施加了严格限制。

鲍威尔认为,美联储应该与美国财政部、证券期货委员会、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合作,评估沃尔克规则的有效性。

在不违反政策目标的前提下,消除、放松或完善监管规则。

三是提高压力测试和综合资本分析评价的透明度,披露相关测试模型和细节。

第四,适当提高金融机构的补充杠杆率。

当然,鲍威尔也认为,在提高金融机构活力的同时,我们应该防范新的风险。金融监管的目标应该是确保金融体系的活力和效率、信贷的可用性和经济增长。显然,这些政策目标正是特朗普政府所追求的。

因此,鲍威尔可能是特朗普时代最合适的美联储主席候选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