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中国:传统分销领导者向云服务的转变是真正的转变还是概念?独立评级

作者|老虎猫流程编辑器|小白数字中国(000034)。深圳)自成立以来,一直是中国最大的信息技术分销商,拥有强大的渠道网络和成千上万的合作伙伴。 一些业内人士曾担心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带来的渠道扁平化会让分销商无处可住。今天,数字中国并没有消失,但是它的数量正在日益增加。 今天,云风君将推出这个信息技术分销巨头。 首先,联想生下了中国数码董事长郭伟,郭伟于1988年加入联想。早年,他是联想柳传志的得力领导。 为了解决自有品牌和代理品牌之间的内在矛盾,刘传志在2000年5月12日的联想认捐会上将这两面旗帜交给了郭威和杨袁青,联想一分为二。 杨袁青继承了联想品牌、电脑资产和大多数员工。郭伟获得了分销和系统集成业务。他将新公司命名为“数字中国” 虽然当时代理外国信息技术产品有可能赚取更高的毛利,但管理层非常清楚分销业务本身的尴尬局面。如果它没有很好地赚钱,做得太好的品牌商家会放弃他们,选择其他经销商或直接销售。 2000年秋,麦肯锡在制定未来五年的战略时,为数字中国提供了三个选择:通过电子商务改造分销系统,向上游发展成为合同制造企业,以及向信息技术服务转型 郭威选择了第三个方向,因此数字中国自成立以来一直试图转变为信息技术服务。 当神州数码(现称“中国控股”)于2001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股票代码00861.HK)主板上市时,它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综合信息技术服务提供商 2008年至2013年,其主营业务由四大部分组成:分销业务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和消费市场,销售一般的信息技术产品,包括笔记本电脑、台式机、外设、套件和其他消费类信息技术产品;系统服务面向企业级客户,以增值分销服务覆盖城市信息基础设施需求,销售系统产品,包括服务器、网络产品、存储设备和软件包。供应链服务主要面向高科技企业、电子商务平台提供商和品牌服务提供商,为他们提供物流、业务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一站式咨询和实施服务。信息技术服务业务面向行业客户,提供城市信息基础设施和智能城市服务,包括信息技术规划和系统咨询、行业应用软件和解决方案设计与实施、信息技术系统运行和维护外包、系统集成等服务 分销业务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和消费市场,销售一般的信息技术产品,包括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外设、套件和其他消费类信息技术产品。系统服务面向企业级客户,以增值分销服务覆盖城市信息基础设施需求,销售系统产品,包括服务器、网络产品、存储设备和软件包。供应链服务主要面向高科技企业、电子商务平台提供商和品牌服务提供商,为他们提供物流、业务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一站式咨询和实施服务。信息技术服务业务面向行业客户,提供城市信息基础设施和智能城市服务,包括信息技术规划和系统咨询、行业应用软件和解决方案设计与实施、信息技术系统运行和维护外包、系统集成等服务 随后,在2008年切入供应链服务并与其他三大业务共存十多年后,2013年12月,中国控股分拆了信息技术服务业务(系统集成),借壳上市圣广泰a股,更名为中国信息(000555)。深圳) 上市后,神州控股仍通过神州数码软件有限公司持有神州信息45.17%的股份 随后,2016年,中国控股打包出售其分销和系统业务,借壳说服泰丰上市a股,并更名为神州数码(000034)。深圳)。真正的控制人郭伟和一致行动者中信建设投资基金将持有16号资产管理计划中上市公司28.14%的股份 如今,神州数码分销的各种信息技术产品都发往全国所有商家,这是全国最大的信息技术分销商,合作品牌范围最广。 分布式产品包括数万种信息技术产品,如移动办公设备、笔记本电脑、显示设备、服务器、存储设备、网络设备和计算机配件。供应商包括国际信息技术制造商,如IBM、EMC、联想、华为、微软和苹果。客户包括国美、苏宁、京东等国内知名零售商、电子商务平台和许多企业级客户。 作为细分行业的领导者,数字中国作为领导者,为什么总是强调转型而不放心?这从信息技术分销行业的特点入手 二.行业简介在信息技术行业,硬件、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是世界的三个部分。 硬件包括台式电脑、服务器、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网络设备等。软件部分分为通用软件和行业应用软件,包括办公自动化系统、财务管理系统、企业资源规划系统、客户关系管理系统和完整的信息解决方案。信息技术服务包括支持服务,如软件和硬件产品的保修期外维修、维护服务和专业服务,如系统集成服务、信息技术咨询、信息技术外包以及信息技术教育和培训。 数字中国最大的业务是信息技术硬件分销。在这一部分,产业链主要由生产、分销和零售环节组成。 上游是信息技术产品制造商。主要参与者不仅包括大型增值产品制造商,如IBM、甲骨文和EMC,还包括消费电子产品制造商,如联想、惠普和华硕。 信息技术分销位于产业链的中间,将信息技术产品制造商与下游的信息技术零售终端或分销商联系起来。 目前,在中国的信息技术分销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独立品牌信息技术制造商与少数拥有高质量渠道资源的信息技术分销商之间已经形成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除了公司之外,其他主要的信息技术分销商包括国内分销商,如连强国际、英格拉姆微国际和微世嘉捷。 产业链下游是分销商或信息技术零售终端,包括国美、苏宁、大中型3C连锁店、京东、天猫等电子商务网站、线下信息技术零售店等。 对于制造商来说,即使他们有能力直接向最终消费者销售他们的产品,在许多情况下经济效益非常低,所以他们会选择直接向经销商销售。 后者往往不仅起销售作用,还负有售后服务、品牌推广等责任。 信息技术分销商的痛点是他们既没有信息技术产品制造商的制造能力,也没有零售商丰富的终端资源。利润受到制造商和消费者终端的挤压。 尤其是近年来,信息技术产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产能过剩导致整个行业的利润率下降。电子商务的普及极大地丰富了用户的产品信息来源,价格变得透明和可比,这进一步降低了中间商的利润。 可以看出,由于分销行业固有的缺陷,神州数码一直致力于将自己转变为一家信息技术服务提供商。 3.被集团剥离资本运营的神州数码应该走向何方?(一)云计算的布局近年来,云计算是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的重要发展方向 甲骨文董事长拉里·埃里森曾在2008年底的甲骨文全球大会上说,“你甚至找不到一个不自称在做云计算的行业,而计算机行业是唯一一个比女性时尚行业更追逐概念和趋势的行业。” 云技术的主要服务形式包括SaaS(软件即服务)、平台即服务(PaaS)和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它们分别解决了企业对软件、开发环境和计算基础设施资源的需求。 IaaS提供商包括亚马逊、IBM等。(PAas);也将被制作);PaaS公司包括谷歌和微软Azure,而在中国有阿里云和滕循云。有许多SaaS公司 2016年6月,公司与实控方郭伟共同以1072.84万元收购云技术持有的云服务(现更名为“神马云计算”)全部股份。数字中国的转型以此为起点。 2017年10月27日,公司宣布计划以2.52亿元收购上海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焦云”)7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持有上海焦云100%的股权。 收购前,该公司在2017年上半年以1.08亿元人民币收购了上海焦云30%的股份。 上海焦云是一家云增值服务提供商,提供专业的云计算技术咨询、迁移、实施、运营和维护服务。其独立开发的云平台可以为跨各种公共云和私有云的监控、计费和资源管理提供SaaS服务。 收购时,上海焦云的净资产为3970万英镑,估计价值为3.6亿英镑,2016年的增值率接近10倍,净利润为1056万英镑 与其他高溢价收购类似,公司也做出了业绩承诺:2017年至2020年扣除非盈利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00万、1800万、2700万和3645万。 目前,其业绩如下,净利润承诺于2017年和2018年完成 虽然性能承诺已经实现,郭伟曾经对外界说,“数字中国只有在云计算收入达到100亿元时才是成功的转型。” 2018年云计算的收入只有5.81亿英镑,比转型的成功还差90多个小目标。 向云计算的转型是全球信息技术产业的一波转型。几乎所有像阿里云、腾迅云和华为这样的信息技术公司都想通过云平台赚钱。数字中国的转型是可以理解的,但以下跨国并购有些难以捉摸。 (2)收购破网股,新增收入3.4亿元。2017年,公司还收购了通信设备卖方帝辛通的部分股权。 2017年4月28日,公司宣布其全资子公司神州数码(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数码”)计划收购北京帝辛通贸易有限公司(06188)1.58亿股股份。香港,以下简称“帝辛通”),按4.91亿港元(相当于1: 0.8861,约人民币4.35亿元)的价格每股3.1港元 帝辛主要销售手机、配件及相关增值服务,并拥有虚拟运营商许可证。它已经在全国25个省市开设了1500多家店铺。公司给出的理由是利用帝辛在中国内地三、四线城市的店铺优势,补充和扩大公司目前的销售网络。 收购迪迪昂股权的过程非常顺利。 2017年5月9日,公司宣布d phone的股份已转让给DCHK,交易完成后持有的d phone股份比例为23.75% 本公司对帝辛通的财务处理采用权益法计入长期股权投资。 根据23.75%的持股比例,滴滴出行拥有的净资产公允价值为7.74亿元,购买股权的成本为4.35亿元,差额3.4亿元直接计入2017年非营业收入 此外,自滴滴出行股份转让后,该公司5个交易日的股价一直不低于3.1港元,且长期处于无交易量状态。 换句话说,以目前的交易量来看,这些股票很难快速变现,而且这种利润只是纸上谈兵,没有真正的资金流入。 该公司没有透露太多有关此次收购的信息,但从d-phone的年报来看,其运营收入和净利润自2015年以来一直停滞甚至下降。 我想知道除了扩大销售渠道和花费4.4亿英镑收购其股权之外,还有没有其他考虑。经过几次业务整合和收购,神州数码目前表现如何?以下是对其财务状况的简要介绍 四、运营数据分析(一)a股上市公司的主要业务情况,2017年云服务发展及自有品牌两项新业务 由于分销业务数量庞大,分销和增值业务仍占业务构成的主导地位,分别占98.67%,云服务和独立品牌占0.71%和0.62% 单独分析每项业务,云服务在2018年快速增长,业务规模从去年的2.02亿增加到5.81亿,同比增长287.62%。独立品牌业务也从去年的3.88亿增加到5.1亿,增长率为131.44%,两者都非常快。 此外,2018年,云服务和独立品牌的总运营利润为8.14%,同比增长1.67% 结合中国控股前几年披露的分销和系统细分数据,对增值分销业务进行了分析。丰云军编制了该业务在港股时代和a股时代的收入和毛利率数据。 (注:本单位已统一为人民币)2004年至2011年,分销业务营业收入由142亿元增长至497亿元。销售收入增长率在2012年放缓,2013年下降,2014年至2016年回升,但增长并不明显。 与其他一些上市后改变面貌的公司不同,自2016年a股上市以来,神州数码的收入飙升。 然而,由于分销业务的特点,其毛利率一直较低,2004-2011年稳定在6%左右,然后逐渐下降 此外,上市后下降速度加快,2018年分销业务毛利率仅为3.7%。 (2)现金流分析通过销售收入与现金的比率来衡量销售收入的质量。 上市以来,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的现金持续高于主营业务收入,销售现金比持续高于1 2018年,每销售1元商品将带来1.12元的现金收入,这表明不仅当前的销售可以完全实现,而且以前的部分应收账款也可以收回。 然而,公司的净利润相对较低:由于毛利率低,即使收入高达数百亿,净利润也只有数亿。 净营业现金流没有伴随净利润的增加,这表明与各种业务相关的费用比例有所增加。 特别是在2017年,由于2017年购买了4.4亿股直流股份和3.6亿股上海焦云股份,导致营运现金大量流出,仍处于流出状态。 2016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约为85%和70%,表明公司在2018年实现1元净利润时,只能获得70%的现金 (3)就运营情况而言,信息技术分销企业首先从上游制造商处购买产品,然后再销售给下游分销商。他们大多采用“按销售订购”的商业模式,并根据现有库存情况和销售预测制定采购计划。 此外,信息技术产品单价高,购买成本高。由于其业务特点的需要,这类企业控制资本和库存的能力尤为重要。 应收账款回收得越快,企业使用资金的效率就越高。 以下是与英格拉姆国际、联强国际、尉氏嘉捷作为可比企业的比较:英格拉姆国际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分销商,在a股借壳海航科技(600751)上市。上海)2016年,全面代理13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科技产品,在中国拥有8600多个合作伙伴 提供4万多种产品和服务,2018年销售收入3364.7亿元;连强国际(2347)是亚太地区最大的5C专业经销商。目前,其在中国大陆的直接服务覆盖1500多个城市,拥有24000多名各级经销商,2018年业务规模约为3325亿元。尉氏嘉捷(00856.HK)是亚太地区领先的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提供商。目前,该公司拥有48,000个销售渠道,2018年销售收入为534.7亿英镑 英格拉姆微国际是世界上最大的信息技术分销商。它在a股借壳海航科技(600751)上市。2016年。它是13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技术产品的代理商,在中国拥有8600多个合作伙伴。 提供4万多种产品和服务,2018年销售收入3364.7亿元;连强国际(2347)是亚太地区最大的5C专业经销商。目前,其在中国大陆的直接服务覆盖1500多个城市,拥有24000多名各级经销商,2018年业务规模约为3325亿元。尉氏嘉捷(00856.HK)是亚太地区领先的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提供商。目前,该公司拥有48,000个销售渠道,2018年销售收入为534.7亿英镑 上图显示了过去三年可比公司平均收款期的比较。英格拉姆国际和微世嘉捷的周转天数增加了。连强国际保持基本稳定,公司先升后降。 就整体支付水平而言,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最快,2018年为40天。微士嘉捷的周转速度最慢,2018年达到78天。 由于信息技术产品的快速升级和库存的容易减值,不仅需要充足的现金流来支持企业的运营,还需要非常严格的库存管理。 下图显示了四个主要分销商之间库存周转天数的比较。周转天数越少,库存实现速度越快。 在这四家公司中,只有英格拉姆国际(ingram micro International)的股票周转天数呈下降趋势,而连强国际和尉氏家杰基本稳定,公司先涨后跌。 其中,2018年公司股票周转率最快,只有30.4天,连强国际最慢,达到38.3天。 显然,神州数码的应收账款和库存业务在该行业表现良好。 (4) R&D投资公司在其企业战略中一直强调向云计算服务的转型,那么他们在R&D的投资是什么?以传统分销商英迈国际(ingram micro International)为例,其2018年99.9%的研发投资投向了云服务平台,这可能表明这些转型云服务的传统分销商专注于渠道,对研发的需求非常低,大部分研发投资集中在云计算上。 神州信息,从原来的集团中分离出来的信息技术服务主体,也在开发大数据和云服务,可以用来比较。 由于公司的业务模式不同,比较R&D的费用率是不合适的。这里比较的是R&D费用的绝对值。 神州信息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18亿英镑和4726万英镑,而其在R&D的投资分别为2.31亿英镑和2.37亿英镑,这表明其在R&D的投资相对较大。 然而,神州数码2017年和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7.23亿英镑和5.16亿英镑,研发投资从9908万英镑增至1.17亿英镑,仍不到神州数码的一半 (5)偿债能力和平均收款期分析数字中国过去三年的资产负债率均在85%以上,在行业内也处于较高水平。 连强国际稳定在67%左右。英迈国际和神州数码的资产负债率相同,三年内超过84%。 资产负债率指标过于笼统,短期偿债能力主要体现在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上。以下是同行业的流动比率比较 在过去三年里,公司的流动比率水平最低,但可比公司的价值低于1.3,差别不大。 此外,公司真正的财务负担是计息负债,以下是计息负债清单 主要以一年内贷款为主,计息负债总额从2016-2018年的61.81亿增加到109.77亿,增长77.59% 截至2018年底,一年内偿还债务92.67亿元。 然而,从财务费用和费用率的比较来看,数字中国的财务费用实际上属于行业的正常水平。 2018年,收入规模最大的英格拉姆微公司(ingram micro)的国际财务支出率最高,约为1.11%,而威塞克斯嘉杰的业务规模较小,财务支出率较低,为0.38% 大额贷款的存在可能仍是由于业务扩张。在分销业务模式下,只有合理使用负债才能使业务规模不断扩大。 本公司的流动资产如下,主要由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和票据、存货和预付款组成。 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高达98亿元,占总额的近一半,但在行业内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证明公司对应收账款管理良好,没有过度的赊销。 此外,该公司的平均收款期在可比公司中最短,只有40天,所以只要应收账款能够正常收回,短期负债就很有可能被覆盖。 根据文章的总结和分析,在数字中国的转型过程中,传统分销业务不断扩张,经营状况良好,但毛利率却越来越低。 虽然它一直声称要改造云服务,但说得多说得少:一方面,研发投资不大;另一方面,收购的云技术企业的收入和净利润规模很小,唯一的亮点在于云服务的快速增长。 综上所述,公司在行业内的财务状况仍然相对较好,尤其是在关键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率指标方面

发表评论